18 2020-05
科技日报等媒体刊文:三聚环保铁钌接力催化氨合成工业技术获突破

科技日报

4月29日《科技日报》发表了记者马爱平《我国首套“铁钌接力催化”氨合成工业装置通过大考》的报道。

报道指出:这项技术打破了国外相关公司在钌系催化剂工业化应用上将近30年的技术垄断。通过采用新一代钌基氨合成催化剂,以“铁钌接力催化”的方式,可大幅降低氨合成过程的压力和温度,从而有效降低能耗、物耗。


中国化工报

4月29日《中国化工报》科技创新版刊登了《我国合成氨技术获突破性创新》,对三聚环保合作开发的新一代“铁钌接力催化”低温低压氨合成成套技术进行了报道。

文章指出:目前,我国合成氨的年产量为

5600 万吨,采用的是传统铁基催 化 剂 高 温 高 压 反 应 工 艺 和 设备。这项创新性的技术打破了合成氨工业降耗增效的技术瓶颈,为行业实现节能降耗提供了全新的技术路线。同时氨又是氢能源的高效载体,能贯通传统化工产业和氢能源产业,将有力支撑我国合成氨工业技术的升级换代,为实现国家能源结构的多元化发展、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作出重要贡献。

14 2020-04
中关村论坛永久会址项目面向全球发出“国际征集令”

中关村起源于海淀,创新文化是海淀的城市精神。作为北京乃至全国科技创新发展的前沿阵地——海淀拥有众多优势。


科技资源密集

智力资源丰富

创新创业机构集聚


  • 北京独角兽企业有82家,占全国的40%,其中海淀区有45家,占北京市总量的55%
  • 北京独角兽企业总估值为20,510亿元,居全国首位,其中海淀总估值为15,720亿元,占北京市76%
  • 海淀聚集了10000+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及45家独角兽企业、拥有北京45.7% 的专利发明数量
  • 2019年中国互联网百强榜单中,前10名海淀占6名
  • 海淀拥有占全国总量19%的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占北京38%的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
  • 在海淀区有206所国家(市)科研院所,112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38个国家工程研究中心,57个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含分中心),国际级科研机构85所,北京市级科研机构13所,企业研发机构126家。


为更好的服务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拥有众多创新资源的海淀要迎来国内首个无围墙式科技会展生态新范本——中关村论坛永久会址。打造成为全球创新创业者心中的“科技圣殿”和首都市民心中的科技会客厅。按照北京市委市政府关于“南有博鳌,北有中关村”高标准定位要求,海淀区正在加快规划建设中关村论坛永久会址,打造面向全球创新创业主体的综合性、开放性高端国际论坛,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交流合作的重要平台和窗口。

作为海淀区属国企的主力军,海国投公司正按照区委区政府要求,积极组织中关村论坛永久会址项目建筑设计方案国际征集工作。3月,该项目已面向全球公开征集报名,共收到全球近18家具有大型城市公共服务等相关建筑项目业绩的知名设计机构或联合体报名,通过专家评审,评选出国际知名的3家设计单位参与。


中关村论坛永久会址项目建筑设计方案国际征集

中关村论坛永久会址项目已被北京市发改委、市住建委列为北京市2020年重点工程高精尖产业项目

重点项目链接:http://zjw.beijing.gov.cn/bjjs/gcjs/zdgcjs/2020nbjszdjsxm/2020nbjszdjsxmjh/1733060/index.shtml?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项目背景:中关村是中国第一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第一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第一个国家级人才特区,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生动缩影和国家创新发展的一面旗帜,体现了北京作为首都引领全国科技创新发展的优势地位,也体现了中关村作为全球创新网络关键枢纽的重要作用,承担着科技创新出发地、原始创新策源地、自主创新主阵地的历史使命。

中关村论坛立足于中关村核心区,创办于2007年,旨在促进全球科技领域沟通交流与创新合作,迄今已举办13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9年中关村论坛的贺信中强调,中关村正努力打造世界领先科技园区和创新高地。举办中关村论坛,共议前沿科技和未来产业发展趋势,共商全球创新规则和创新治理,促进各国共享全球创新思想和发展理念,具有重要意义。

中关村论坛永久会址选址在海淀区“三山五园”历史文化景区与中关村科学城核心区的交汇处,既能彰显厚重的中华历史文化,又能讲述现代中国的创新精神,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历史文脉与科技创新相得益彰,未来将建设成为全球创新创业者心中的“科技圣殿”和首都市民眼中的“科技会客厅”。

项目定位:中关村论坛从功能上定位为面向全球创新创业主体的综合性、开放性高端国际论坛,是北京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重要抓手、建设全国国际交往中心的重要承载和建设全国文化中心的新窗口。

项目选址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与北五环之间,万泉河路西侧。项目北距圆明园1.5km,西距颐和园2.0km,圆明园、颐和园是中国皇家园林的典范代表;东距中关村核心区直线距离2.5km,是北京市乃至全国科技创新资源最为密集的区域,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著名学府近在咫尺。南紧邻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展示中心,建成于2011年,是集中展示中关村自主创新成就的平台和窗口,未来和本次设计的永久会址共同形成中关村论坛建筑集群。

征集范围:本次重点设计范围为西苑操场地块,用地范围东至万泉河路,南至新建宫门路,西至海淀镇机关大院西围墙,北至中直东路的3个子地块。

征集内容:完成中关村论坛永久会址主会场、配套酒店等重要单体建筑方案及场地设计方案,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展示中心及南北两个区域连通的方案建议。

设计周期:设计周期约为60日历天。

征集公告发布网站:本公告在中国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cebpubservice.com)、中国政府采购网(www.ccgp.gov.cn)、北京科技园拍卖招标有限公司网站(www.bkpmzb.com)同时发布。



14 2019-09
二代生物柴油:技术已到位 如何抓市场[中国能源报]

9月9日,《人民日报》社属《中国能源报》刊登了记者朱妍采写的《二代生物柴油:技术已到位,如何抓市场》的文章。


二代生物柴油:技术已到位,如何抓市场

《中国能源报》记者 朱妍

采用传统炼油厂的固定床加氢精制工艺处理地沟油,容易造成催化剂中毒、结焦,难以实现稳定生产运行,产品加工成本高、质量不稳定,进而影响进一步推广使用。有了全新生产路线,装置可实现长周期运转,加氢转化率更高、经济性更好。

一瓶是浑浊的地沟油原料,酱油色液体底部可见少许杂质沉淀;一瓶是无色无味的生物柴油样品,装在瓶中透亮见底——在河南鹤壁的三聚环保技术研究中心,记者见到两瓶截然不同的油品取样。二者之间有何联系?中心负责人介绍,把“人见人嫌”的地沟油等废弃油脂变废为宝,转化成清洁、低碳的生物柴油,现已能够实现规模化生产,乃至高效、连续开车。

“通过废弃油脂提炼的产品,也被称为二代生物柴油。相比菜籽油、棕榈油等食用油脂制备的一代生物柴油,前者既不涉及与人争粮、争地等问题,还可实现地沟油的回收利用,减少食品安全隐患,因此越来越受青睐。”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应用化学所所长刘德华告诉记者,在全球范围内,生物柴油的年需求量已超4000万吨。

技术不断突破、需求逐年攀升,二代生物柴油前景如何?记者就此展开进一步调查。

1全新工艺给地沟油“洗个澡”

因具备无毒、低硫、燃烧性能好等优势,生物柴油不仅能与石化柴油按任意比例调和使用,有效改善低硫柴油的润滑性,还可帮助柴油发动机降低尾气颗粒物、一氧化碳、硫化物等污染排放,特别是以废弃油脂为原料的二代生物柴油,同时起到保障食品安全的作用,可谓一举多得。

“之所以发展二代生物柴油, 是因为我们具备技术、设备等开发基础。”北京三聚环保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林介绍,生产生物柴油所用装备称为悬浮床加氢装置,这也是我国首套自主研发、处于国际领先的劣质重油加工示范装置。“

此前,装置主要处理煤焦油、沥青等重劣质原料。通过改进工艺技术,调整催化剂特性、优化反应器等重要的操作条件,如今也能处理地沟油等各类废弃油脂,足以克服原料杂质含量多、提纯难度大等瓶颈。”

“采用传统炼油厂的固定床加氢精制工艺处理地沟油,容易造成催化剂中毒、结焦,难以实现稳定运行,产品加工成本高、质量不够稳定,进而影响进一步推广使用。有了这条全新生产路线,装置可实现长周期运转,加氢转化效率更高、经济性更好。”李林称。

记者了解到,继今年7月初产出符合欧盟标准的二代生物柴油之后,首批5000吨产品已于8月底正式出口,运往欧洲鹿特丹港。同时,三聚环保已与世界第三大石油贸易商贡渥集团等国际企业达成合作意向。“现有产能约6万吨,而且已出现供不应求的趋势,我们准备再上一套规模更大的新装置。”李林透露。

2 销售终端“最后一公里”待打通

既然不愁销路,包括三聚环保在内的国内相关企业为何纷纷“舍近求远”,将产品销往国际市场?多位企业人士表示,主要是政策驱动的结果。

“在欧美国家,政策已明确要求添加使用生物柴油,并将其纳入二氧化碳减排的相关考核。生物柴油在各地的掺混比例虽然不同,但均为强制添加,否则石化柴油就不能进入市场。加之这些国家自身产量难填需求,进口量逐年增加。”刘德华解释。

相反,我国目前既无生物柴油的强制性添加要求,也未出台明确的推广、使用计划,下游市场长期受限,产品进入销售终端的“最后一公里”迟迟未打通。

“既骄傲、又心酸。”刘德华感叹,被国外市场认可,说明产品质量过硬,但好的产品却只能远销“千里之外”,国内市场亟待打开。

除了市场,二代生物柴油面临的另一瓶颈在于原料。李林透露,制备生物柴油,可全部使用地沟油等废弃油脂。受餐饮习惯影响,我国食用油脂消费量大,加之国家对废弃油脂无害化、资源化利用的要求越来越高,原料供给本应充足。“

然而,国内地沟油的来源和质量尚不稳定,目前除了收集地沟油,我们也从马来西亚等地进口棕榈的酸化油、酸败油等原料。希望未来,建立一套完整的地沟油收集体系。”

如李林所言,对我国大多数生产企业而言,原料获取仍是难题。

“在欧洲等地,从事二代生物柴油生产的往往是中小企业。地沟油来源分散,统一收集难度大,很难一下子组织几十万吨生产。”中国石油流通协会副秘书长尹强指出,目前在国内大部分地区,以“原料身份”收集的地沟油尚未形成流通链条,渠道不畅导致很多地沟油流向不明。

一位不愿具名的生产商还称,买卖双方通常会对收购指标进行约定,但因废弃油脂质量差异大、检测难,在缺乏标准化检测手段的情况下,双方极易产生纠纷,原材料采购风险较大。

3业界期待政策“推一把”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技术不断突破,我国已具备推广生物柴油的基础条件。要真正大面积应用,仍待政策“推一把”。

“在技术层面,从地沟油到生物柴油完全行得通,生产、调配技术以及基础配套等,均不存在问题,最急迫的推广条件就是政策支持。”刘德华建议,出于二氧化碳减排、大气污染治理等现实考虑,国家应尽快明确生物质柴油的添加规定,并在生产经营、推广销售、税收等方面给予鼓励。

站在企业角度,李林坦言,大多数企业投入大量资金、精力用于研发推广,但我国生物柴油调和燃料的价格目前仍与标准柴油同价。“结合生物柴油的环保价值、成本差异等因素,国家能否配套相应的减税或补贴政策,给企业一定支持。”

以我国首个实现生物柴油规模化应用的上海为例,尹强认为,除了关注前端环节,关键还要打通进入加油站的“最后一公里”,并实现产品全链条的质量管理。

“由上海食品安全办牵头,上海首先建立了良好的源头管理体系,做到‘应收尽收’,并辅以严格监管,防止收集、储运过程出现纰漏。其次,通过优胜劣汰,最终确定一家生产企业,集中生产、集中调配,对生产原料和终端产品均有严格化验、严密监管。此外,还设置专项预算,以补贴形式减轻企业负担。”

尹强表示,“推广应用是一项系统工程,从收集、生产、加工到调配、销售等各环节,均需要完善的标准规范,不是靠生产商一己之力就能实现,政府力量十分关键。”

14 2019-09
秸秆岂是无情物 裂解炭化更肥田[农民日报]

9月6日出版的《农民日报》刊登了记者刘鸿燕《秸秆岂是无情物 裂解炭化更肥田——一种秸秆农用方式的螺旋式增值》的报道,并发表了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沃土肥田:生物质炭基肥的生态贡献》的文章。

为了解生物炭基肥沃土增效、推动农业绿色发展的有关情况,记者先后走访了江苏南京勤丰众成生物质新材料有限公司、安徽成达生物质新材料有限公司和辽宁建平回乡创业人员李凤雷所在的合作社,对秸秆炭化还田技术的研发-生产-应用全过程进行了深入报道。

18 2019-04
由闯到创,70年炼成科技创新第一“村”![北京日报]

村落和农田早成追忆,电子一条街也不再喧嚣。站在中关村“口字形”人行天桥眺望,北四环的滚滚车流奔腾不息,就如同中关村70年来永不停歇的创新脚步。

回望70年,在共和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进程中,数不清的“第一”让中关村一直勇立潮头,引领着中国科技创新发展。70年巨变,不断被重新定义的“中关村”,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科技创新第一“村”。

中关村,曾是北京西北郊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落,随着新中国成立后中科院研究所的进驻而被深刻改变。圆明园附近;西郊公园附近;京绥铁路以西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北边的土地;西郊公园以南阜成门外法国教堂以北的土地……1950年8月24日,中科院院务汇报会提出可能作为新院址的地方,共有4处。

钱三强去清华大学请两位建筑专家,会同物理学家陆学善到这些地方踏勘,几经比较,决定以中关村一带为新址。次年2月3日,中科院决定近代物理研究所等在中关村建楼,当年年底即开工。

1953年,中关村科学城第一栋建筑——近代物理研究所大楼落成,也叫“原子能楼”。中国近现代科技史学家樊洪业认为,这里是中关村科学城的历史源头。这栋五层的灰色老楼,为研制原子弹奠定了早期的科学基础,被称为“共和国科学第一楼”。钱三强、王淦昌、彭桓武、邓稼先、于敏、朱光亚和陈芳允等7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从这里走出。

周围相继建起来的是,地球物理所、化学所、力学所、计算所、电子所、自动化所。一批海内外优秀的科学家,在中关村吹响了“向科学进军”的号角。

往北,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东西林立;往东,学院路八所高校竞相崛起。短短十几年间,“科学城”和“大学城”并立,中关村成为全国智力资源最为密集的地区。也就从那时起,中关村在科研、设施、人才上高度集聚,成为共和国科技创新征途中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关村的底色就是科学。”中关村管委会主任翟立新认为,以大学、科研院所为代表的科技人才高地,奠定了中关村坚实的科学基础。

改革开放,风雷激荡。科学技术的春天徐徐降临,播撒下第一粒创新种子的,同样是这群“村里人”——他们“破天荒”地趟出一条让科技“变现”的新路子,率先迈出追赶世界潮流的步伐。放眼今日中关村,科技企业何止千家万家。但当初中关村第一家科技企业诞生时的窘迫和艰难,普通人难以想象。1980年10月23日,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成立,没有鞭炮声,也没有剪彩,就在中关村一间简陋的仓库里悄然开张——这正是北京乃至全国第一个民营科技公司的雏形。

破冰者陈春先,是当时最年轻的博导、中科院物理所一室主任,他也由此成为“中关村民营科技第一人”。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大批中科院、北大、清华的科研人员走出院所高墙,纷纷“下海”创业,把科技成果变为现实生产力。人们耳熟能详的“两通两海”,以及联想等民营科技企业,都在那一时期如春笋般破土而出。

创业浪潮席卷中关村。到1985年前后,闻名于世的“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就已初具雏形,40多家由科技人员创办的民营科技企业,在中关村大街安营扎寨。这一模式在全国许多大城市得以复制,出现了武汉东湖科技一条街、沈阳三好街、成都电子一条街等。

民间的创业热情,很快得到官方积极回应和支持。1988年5月10日,国务院正式批准划定以中关村为中心的100平方公里范围为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并赋予18项优惠政策。中国第一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花落中关村。“中国硅谷”的故事,由此翻开更为精彩的篇章。

1990年,9.9米高的“生命”城市雕塑在黄庄中心环岛落成。花岗岩基座上铭刻着:“生命,献给新技术开拓者”,这10个字,饱含着对科技创新的礼赞,重若千钧。多年积淀拓展,中关村已发展成为覆盖北京16个区、空间规模488平方公里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形成了“一区十六园”的发展格局。中关村大街1号的海龙大厦,曾是中关村一个时代的标志。这个“攒机圣地”,近600家商铺扎堆儿,鼎盛时期大卖场年销售额达60亿元。2016年,经营17年的海龙电子城停业升级,鼎好、e世界等大卖场也归于沉寂。电脑卖场时代落幕,更加崭新的时代由此开启。

新一轮创新创业的热潮,弥漫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咖啡店里,挤满年轻的面孔,拼创意、搞路演、做融资。中关村就如同一个超级孵化器,滋养着来自全国、全球的创业者,在这里追逐梦想。

几十年前,第一代创业英雄们“摸着石头过河”搞创新,凭着一股闯劲儿在中关村生存壮大。如今新生代创业者们,拥有更加优越的创新创业环境,在创意、技术、资金、服务、政策叠加而成的中关村创新沃土中,孕育着一批批引领全国乃至全球的成果。

前有联想、百度等世界知名企业,后有京东、小米、美团、商汤科技等新生代企业……中关村是创新企业摇篮,这种说法毫不夸张。目前,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已超2万家,上市公司达300多家,“独角兽”企业占全国近一半,是全球仅次于硅谷的“独角兽”最密集地区。

人工智能、大数据、无人驾驶、生物医药……与中关村创业大街一路之隔,是中关村首个前沿技术创新中心,这里是培育前沿技术、孵化优质企业、打造创新生态的最新平台。中关村目前已有89家前沿技术企业“抱团”前行。近两年,这些“全球选拔、公开路演”遴选出的小苗,经过全方位升级孵化,迅速成长为“独角兽”的就有十多家,他们正在眺望着全球科技创新的“塔尖儿”。

“由闯到创。”中关村前沿技术与产业服务联盟秘书长窦彦莉认为,这是中关村创业环境的历史巨变,也推动着北京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阔步前进。



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孙杰

图片:北晚新视觉图库、视觉中国

监制:张力

编辑:初心

11 2019-02
除夕夜酒店爆满 上千市民扶老携幼举家来吃年夜饭[北京日报]
除夕夜,稻香湖景酒店爆满,上千市民扶老携幼举家来吃年夜饭。这已是该酒店第5次推出平价年夜饭。当天晚上还有书法家送春联、汉唐服装秀、拍摄全家福等文化活动。 王洪娟/图文